企业文化 | Culture
?树若有情时

    小城虽小,但很温馨。
    最爱小城的绿,在冉冉升起的太阳洒下的晨光里,露出羞涩的橙黄。
    我是喜欢树木的,大片的树林总让人有种身处原始回归自然的错觉;在自己营造的幻境中,树木是最真实的景色。犹记得家乡的那棵老槐树,历经多年,依然生机勃勃。
    这棵老槐树盘根错节、枝叶覆盖交通,粗壮的树干要两个大人合抱才能围过来;层层叠叠的叶片让阳光难以洒下星星点点;远处看,绿色的树冠沐浴在日光下散发着温暖的金黄,近处看,墨绿的阴影给人一种从心底萌发的清凉;树也不高,一米八的个子走到树下会碰到脑袋,可是树枝那伸展匍匐到地的形态真的很像沉睡的卧龙;树干内部已经是空荡荡的了,人们为了不让老树被虫子啮噬,在树洞里注入了水泥,从附近看着实破坏了整体的美感,但为了老树生命的延续,也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。每到逢年过节或者有青年男女结婚的时候,人们总会在老树上挂上红布条,挂的多了旧的不摘去新的又挂上来了,日积月累竟成了一道风景;丝丝缕缕的红布条随风飞舞,就像老树崭新的精魂在和人们招手欢呼。
    老槐树,历经风风雨雨,未被人们砍伐,更多的是因为人们把它当做一种神物,寄托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望和憧憬。这么多年的风霜没有让老槐树失去生命,纵然它已经匍匐在地,可是它的叶片依然青翠欲滴。这就是不屈,这就是顽强,这就是人们向往的永恒吧。
    老槐树不过是几百岁,但它和人比起来的确是长寿的了。不由得想起《逍遥游》,想起“小知不及大知,小年不及大年。奚以知其然也?朝菌不知晦朔,蟪蛄不知春秋,此小年也。楚之南有冥灵者,以五百岁为春,五百岁为秋;上古有大椿者,以八千岁为春,八千岁为秋,此大年也。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,众人匹之,不亦悲乎!”长寿的它,得到了人们的敬仰。
    它,只是一棵树,又不仅仅是一棵树。
    它,是一种植物,又是一种精魂一个神灵的代表。
    顽强,坚韧,长寿;旺盛的生命力,让那无数的叶片迸发出人们难以想象的强大生机,让那片绿年复一年温暖人们的心灵,给人们希望和启迪。 倘若老槐树会说话,它又会对人们讲出什么道理来呢?也许它看不惯污浊的社会,即使可以开口也收敛起笑容;也许它只是静静观察人间,洞悉世态炎凉。
    记得那句话“树犹如此,人何以堪”,我们永远做不了一棵树,但可以学树的精神,这就足够了。(五公司 田国德)